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

英法海底隧道

英法海底隧道

  英法海底隧道是一条把英国英伦三岛连接往欧洲法国的铁路隧道,1987年12月1日动工,1994年5月6日开通。隧道横跨英伦海峡,使由欧洲往返英国的时间大大缩短。隧道长度50.5公里,仅次于日本青函隧道。海底长度37.9公里。单程需35分钟。通过隧道的火车有长途火车、专载公路货车的区间火车、载运其他公路车辆(像是大客车、一般汽车、摩托车、自行车)的区间火车。隧道由欧洲隧道技术公司经营,但因为隧道建造费用极高,所以债务沉重。

  英法海底隧道西起英国的福克斯通,东到法国的加来,全长50公里,水下长度38公里,这项工程由三条隧道和两个终点站组成。三条隧道由北向南平行排列,南北两隧道相距30米,是单线单向的铁路隧道,隧道直径为7.6米;中间隧道为辅助隧道,用于上述两隧道的维修和救援工作,直径为4.8米。在辅助隧道的1/3和2/3处,分别为两运营隧道修建了横向联接隧道。当铁路出现故障时,可把在一侧隧道内运行的列车转入另一隧道继续运行,而不中断整个隧道的运营业务。在辅助隧道线上,每隔375米,都有通道与两主隧道相连,以便维修人员工作和在紧急情况下疏散人员。

  隧道启用后,把伦敦至巴黎的陆上旅行时间缩短了一半,3小时即可到达。从伦敦飞到巴黎,航程一般需要3小时左右。而事先还要订票,经隧道乘火车,时间一样,却省去不少麻烦。据英国铁路当局估算,每年通过隧道的旅客人数可达1800万人,货运可达800万吨。

  英法海底隧道于1987年12月1日正式开工,造价150亿美元,原计划1993年通车,后延迟一年。修建资金主要来源于国际银行贷款和出售股票,由英法财团承建。隧道使用的客货列车,均由2台机车牵引,每台机车功率为7600马力,平均最高时速为140公里。

  点击下载地标文件:英法海底隧道

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

荷兰北海保护工程

荷兰北海保护工程

  荷兰又叫尼德兰,即“低洼之国”,西、北两侧濒临北海,莱茵河在这里入海。境内地势非常低平,在4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中,约有27%的土地低于海平面,在那里,东南部海拔—二百米的地方就算“高原”了。生活在这样的国土环境里,如果没有海堤和河堤的保护,许多人将失去家园。在历史上,荷兰人民深受北海之苦,海水内侵使千里沃野变成泽国。1282年,海水突破海堤,北海与伏列沃湖连成一片,形成了须德海。据统计,从13世纪至今,荷兰的国土被北海侵吞了56万多公顷。但是,荷兰人并未就此屈服。荷兰这个国家有近四分之一的国土在海平面以下。荷兰人与水抗争了几百年,努力捍卫自己的土地。可是,土地开始缓慢下沉。与此同时,海平面渐渐上升。于是,荷兰人采取了极端的应对措施——修建巨型屏障,把海挡住。

  修建屏障是为了活下去。但是这样阻挡海水能坚持多久呢?有证据显示,这一系列宏伟的屏障或许还不足以拯救荷兰。水灾的威胁无时不在。驯服河流、阻拦海水,世世代代的荷兰人都在为此而努力。每一场水灾,都是对创造力的一次考验,让人们将科技的力量发挥到极限。上个世纪的汹涌洪水,促使荷兰克服万难,生生依靠人力建起了一道 30公里的拦海大坝。消除了洪水的威胁,荷兰人在大坝完工后的36年里,填海造田竟达到了1600平方公里。可是,他们错了。1953年1月底,一股强劲的海潮,直扑荷兰海岸,海水长驱直入,有20多万头牲畜被席卷乡间的大浪淹死,1835人遇难——或是因为被困家中,或是在冰冷的洪水中溺死。7万2千人被疏散,成千上万人无家可归。

  被大水蹂躏的荷兰不肯认输,一项庞大的防洪新计划在这时诞生,被命名为三角洲工程。但是,浩大的工程开工 14年后,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,在新的堤坝后面,各种生物相继灭绝。由于海洋被隔绝在外,海洋生物全数死亡。利润丰厚的捕鱼业和海产业也陷入了危机。当局放弃了现行的方案,同时给设计者出了一个新的难题—— 建造一种活动的屏障,既能随时关闭、阻挡风暴潮,又能在每次涨潮落潮时,让11亿立方米的水通过河口。解决的办法很特别,但也很简单。放弃固定不动的传统堤坝,采用一个独创的新方案,可升降的风暴潮防护闸。一般情况下,闸门是打开的,海水可以自由进出。一旦受到风暴潮威胁,只需按下按钮,就可以把闸门放下,为后方的陆地和居民挡住洪水。

  1979年,复杂的建造工程开始。完成后的海上屏障既阻挡了海水,又方便了交通,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防潮堤坝。屏障完工后,三角洲地区得到了完善的保护。在荷兰的防护体系中,只剩下最后一个关键缺口——在这个地方,绝不能设置任何障碍。新水道是鹿特丹的门户通道。作为荷兰的超级港口,鹿特丹为3亿5千万欧洲人服务,每年有超过1亿吨的货物从这里被运往美洲和亚洲。这条水道必须保持畅通。可是,如果洪水涌入开放的水道,就会威胁到一百多万人的生命。致命的风暴潮随时可能袭来,这道难题的答案,是整个防洪体系中最不寻常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  怎样才能拦住从北海涌入的风暴潮,又不会妨碍船只航行呢?荷兰人为此设计的巨型设施,又一次让工程界赞叹不已。打造两个巨型浮动闸门——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新理念。平时打开让船舶通行;如果洪水来袭,空心的闸门可以马上旋转到位。这座外观独特的设施,是荷兰最新的巨型建筑。展望未来,设计师正在开发新的浮动世界。水上住家,或者叫‘船屋',并没有什么新鲜。但是,荷兰人照例要尝试突破极限。房子随意系在系留桩上,会随着水位的变化上升下降。

  点击下载地标文件:荷兰北海保护工程

2011年8月14日星期日

巴西伊泰普大坝

巴西伊泰普大坝

  巴西伊泰普水电站位于巴西与巴拉圭之间的界河——巴拉那河(世界第五大河,年径流量7250亿立方米)上,伊瓜苏市北12公里处,是目前世界第二大水电站,由巴西与巴拉圭共建,发电机组和发电量由两国均分。目前共有20台发电机组(每台70万千瓦),总装机容量1400万千瓦,年发电量900亿度,其中2008年发电948.6亿度。是当今世界装机容量第二大,发电量最大的水电站。

  巴拉那河全长4000公里,是南美第二大河。河道中有一段是巴西和巴拉圭的边界。这里矗立着一座人工建筑,将河道截断。它就是伊泰普水坝。这是全球最大的水力发电大坝之一,每年输出9万千兆瓦电力。水坝全长7公里,水流从大坝倾泻而下,如同巨大的人工瀑布。4万名工人的努力和200亿美元的资金,历时7年的时间,才建成了这座水坝。

  1991年4月,伊泰普水坝成为全球最大的水力发电厂,电力输送一直畅通无阻。直到2001年1月21日,伊泰普的18个巨型涡轮机中有13个突然停止运转,电力供应中断了。为此,专家展开研究,结果耗费120亿美元升级输电系统,防止以后再发生类似的大停电事故。仅仅一个下午,巴西各城市就体验到了他们对伊泰普的电力依赖到何种程度。20年来,伊泰普水坝一直是一项非凡的人类工程成就,最近被工程师们评选为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。水坝促进了巴西的城市和工业发展。但是,大量依靠水力发电也要付出代价。近年来雨量减少,导致水坝电力生产下降,政府不得不采取断电和能源配给措施。全球各界也逐渐意识到,水力发电大坝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。干枯的树梢提醒着人们:这里的一个河谷已经永远消失,巴西人为获得电力付出了昂贵的代价。

  点击下载地标文件:巴西伊泰普大坝

2011年8月7日星期日

英国威尔特郡西尔布利山

英国威尔特郡西尔布利山(Silbury Hill)

  大还是小,真的那么重要吗?在威尔特郡人看来是确实如此。令当地居民引以自豪的是,自己的家乡拥有欧洲最大的人造土山——西尔布利山(Silbury Hill)。这座高130英尺,占地5英亩的人造山,是公元前2500年左右建造的,至今没有人知道确切的建造原因。但一些人相信,它可能是古时候的一个墓地,也有人认为是它是恶棍的杰作。目前人们可以确定的是,西尔布利山主要由白垩构成,建造需要耗费1800万个工时。为了防止人为破坏,政府已禁止公众爬山。

  点击下载地标文件:英国威尔特郡西尔布利山